称他们公司Daisy不会雇佣中国人-湘潭在线
点击关闭

公司东京-称他们公司Daisy不会雇佣中国人-湘潭在线

  • 时间:

法国80万人大罢工

目前,東大隻是採取了比較安全的「觀望」態度,也並未表示對大澤昇平有任何處理,至於事態究竟會怎樣發展,會進展到什麼程度?我們也將持續關注。

言論迅速引起了日本網友的注意,大家在推特下紛紛留言表態,有人對大澤昇平的說法表示贊同,但更多的還是表示疑惑。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11月20日,大澤昇平發了一條推特,稱他們公司Daisy不會雇傭中國人。

相關鏈接:https://www.monexgroup.jp/jp/news_release/news_release/news_release-20191124/main/00/link/20191124_release.pdf

明戶隆浩對此提出反對意見,這其實是所謂的「統計歧視」,這種類型的歧視經常發生在對女性的歧視上。例如,如果有數據表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離職」,公司會根據數據優先錄用男性,或者把錄用后的晉陞機會優先於男性,這就從根本上形成了統計差別。

這種「基於統計的差別」本質上說也是不正確的,畢竟「差別」就是「差別」,是不是「統計的」和是否可以被容許沒有任何關係。在實際生活中,從厚生勞動省的指導方針來看,例子中的錄用和晉陞判斷明顯是不合理的。

官網鏈接:https://daisy.id/en/

到此,大澤昇平還沒有做出更新的回應,但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他對中國人的歧視都過於偏激了。

不難知道的是,給他勇氣的肯定不是梁靜茹,Daisy也肯定不是女生名字。

相關鏈接:https://researchmap.jp/jo34y74lc-1820559/?lang=japanese

大澤昇平對大家的質疑不甘示弱,甚至自己還轉發吐槽自己的推文。他也連發數條系列推文聲援自己的立場,從內容上看,似乎在「隔空喊話」同門明戶隆浩。總結一下,主要包括以下幾點:Daisy與東大是兩個機構,言論只是基於Daisy公司而言,與東大無關對惡意的回復表示出強烈的厭惡認為很多人混淆了私企與國家的概念對「基於統計的差別」仍保留意見公司和學校都會發表官方聲明,不要聽信個人說法

但之所以在推特上還能看到這種國家/種族歧視言論出現,和日本沒有在法律上全面禁止「歧視性待遇」有很大關係。

同時,這件事之所以會迅速發酵,和大澤昇平的東京大學教職員工身份有很大關係。儘管大澤昇平在推特上強調這是基於個人以及公司發表的言論,與東大無關。但問題在於,社交賬號上的頭銜名稱上帶有「東京大學教授」的字樣。

不僅如此,他根據自己在AI領域的經驗和思考,寫了一本書叫《AI救國論》,書中以「Web2.0」與「AI2.0」融合的新時代為背景,指出比起垂直思考能力,通過文理融合協調發展顯得更為重要。

加入我們,親身體驗一家專業科技媒體采寫的每個細節,在最有前景的行業,和一群遍布全球最優秀的人一起成長。坐標北京·清華東門,在大數據文摘主頁對話頁回復「招聘」了解詳情。簡歷請直接發送至zz@bigdatadigest.cn

事情越鬧越大,作為涉事方之一的東大坐不住了,24日東大情報學環官方發表聲明,對本次事件表態:

最年輕的東大教授大澤昇平,曾就職IBM,著有《AI救國論》

東大情報學環的官方聲明發表后不久,同樣作為東大情報學環的明戶隆浩教授就此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還犀利地指出,在官方聲明中,應該明確指出具體的人名。

不是女生的名字,Daisy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開放平台,能通過集成數據(data),模型(model)和機器(machine)預測未來,任何人都可以在分佈式環境中創建深度學習項目,使預測更加準確。

這些話一下子激怒了網友,大澤昇平的更多「黑歷史」被扒出來,包括他曾經發推文稱,接下來將進入「AI擁有人權的時代」,針對「為什麼不能歧視」、「為什麼不能殺人」等這些平時看來理所當然的想法,AI有必要來質疑這些觀點的正當性。

此外,日本的厚生勞動省(相當於國內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和衛生部的合體)每年都會發佈「公平選擇候選人」的文件,其基本思想之一是「僅根據申請人的適當程度和能力來執行」。

這份官方聲明這也算是給了廣大學子,尤其是中國學生一顆定心丸,東大還是「世界的東大」。

再者,這樣的論點在差別論中更為常見。但在這種情況下,以AI研究者自身研究為基礎,以專業知識肯定統計差別,乍一看很有可信度,但比起其他立場的發言,是更加惡劣的。

順便說一句,文件第18頁上有在特定崗位上限制國籍的情況出現,但這不具有普遍價值。

但是,這些內容與東大情報學環沒有任何關係。

從東大的官方信息上看,大澤昇平的研究領域主要包括了計算機科學、社會科學、藝術與人文。

緊接着,這波還未平息,大澤昇平又發了一條推特,稱在面試的時候「如果知道面試者是中國人就直接pass了」。

根據這一理念,我們保證東大情報學環向所有民族開放,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歧視。我很抱歉,情報學環的下屬教授發表這些言論,我謹向所有因此而感到不快的人表示誠摯的歉意。

有網友把前一陣子火爆互聯網的最年輕博士比利時少年和這位東大最年輕副教授做了一個對比,前者「想救世界上因為心臟疾病而痛苦的人」,而後者卻「不會讓中國人通過面試」。有趣的是,這條推文也被大澤昇平本人轉發了。

並且,根據Daisy發佈的招聘信息來看,不僅沒有出現任何歧視中國人的信息,連對個人能力都沒有明確要求,只有「我們希望你能從打造這個新時代的新服務的基礎上給予幫助」這種模糊的要求。

2010年3月從筑波大學第三學群情報學類的北川博之研究室畢業,2012年3月以碩士身份畢業於筑波大學大學院系統信息工程研究科計算機科學專業北川博之研究室,2015年3月博士畢業於東京大學大學大學院工學系研究科技術經營戰略學專業松尾豐研究室,現任東京大學特任准教授。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大數據文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到此我們忍不住發問,大澤昇平是誰?他憑什麼成了東大最年輕的教授?推文中說的公司Daisy是什麼?誰給的他勇氣對中國留學生指手畫腳?

根據Daisy官網的信息,Daisy歡迎來自全球個人開發者和公司參与平台開發中來,每個參与者都可以提交數據、模型和機器的組合。Daisy上開發的人工智能是通過用戶的協同完成的。

明戶隆浩表示,可以用仇恨言論來分析,儘管仇恨言論一詞已經廣為人知,但它也被人們誤解了,在某些地方,仇恨言論似乎可以稱頌或讚美一個人。但實際上,這個詞代指的是恐嚇、侮辱或煽動。

調查結果:http://www.moj.go.jp/content/001226182.pdf

除了在學術上的成就之外,畢業后,大澤昇平曾就職于IBM基礎研究所,他是Hyperledger的開發者之一,也是公司獲得「社長賞」的最年輕員工,還數次獲得國際學會技術論文優秀賞。

根據明戶隆浩的說法,2016年,日本的《仇恨言論消除法》就實施了,但這本應以消除種族歧視禁令為前提,禁令包括但不限於:限制進入商店,房地產行業的合同歧視,入學歧視,以及與工作場所的招聘和晉陞相關的歧視。

而Daisy可以讓所有人工智能開發都在一個分散的環境中進行,該平台消除了當前開發實踐中存在的障礙,例如任何數據或模型中的缺陷,或者機器沒有計算大型數據集的處理能力。它使人工智能實現的生產能夠以更高的精度進行預測,同時與許多其他當前問題作鬥爭。

其中,有網友根據日本憲法條例中的相關規定指出:在日本,所有公民在法律上均一律平等,在政治,經濟或社會關係上不受種族,信仰,性別,社會地位或門檻的歧視。對於沒有加入日本國籍的人,也理應受到該憲法保護。

東大官方聲明: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東京大學憲章中明確指出:「東京大學尊重學生和教員的多樣性,包括但不限於國籍,性別,年齡,語言,宗教,政治,出身,財產,血統,婚姻狀況,家庭地位,殘障,疾病,職業等,東大會努力確保其所有成員都有機會廣泛參加大學活動。」

大數據文摘出品作者:劉俊寰

從履歷上看,大澤昇平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實習/全職編輯記者招聘ing

目前,該公司已經決定停止對大澤昇平「情報經濟AI解決方案」公開講座的資助。

相關條文:https://www.mofa.go.jp/mofaj/gaiko/jinshu/conv_j.html#1

目前,人工智能尚未達到廣泛商業應用的要求或預測精度水平。當前的人工智能實現通常是在集中式環境中開發的,在集中式環境中,它的上述三個主要組件由單個實體或供應商提供。這就帶來了一個窘境:除非所有三個主要部分都不缺少,否則預測的準確性會受到很大影響,然而大多數單一實體無法滿足這一要求。

大澤昇平在2005年時還獲得過ThinkQuest@JAPAN最優秀獎,以及平成23年度筑波大學大學院系統信息工程研究科計算機科學專業主修長表彰。

其中區塊鏈是Daisy主要利用的技術,所有貢獻給平台的數據、模型和機器都將部署在區塊鏈上並加入網絡,以前單個實體的開發和資源現在分散在由區塊鏈分散的對等體中。

其中,煽動顯得尤為重要,這是指對具有某種屬性的人們的暴力言行和歧視對待,甚至進行正當化發言。從這個意義上講,這一連串的發言不僅只是一家私人企業公開表明歧視態度,大澤昇平通過「不錄用中國人是理所當然的」的發言,對這種行為表示了支持。

在這件事情之後,有網友在推文下留言,表示「已舉報」、「舉報了,還要聯繫東大」、「東大將會做出相應的處分」,但大澤似乎對此並不在意。

明戶隆浩認為,在這件事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大澤昇平的AI教員身份,他經常說一句話,如果發言是基於對數據的闡釋,這是完全沒問題的。

歧視言論竟遭同門教授反駁:妥妥的「統計歧視」

東大:我不認識他不止東大,24日下午,大澤昇平學術項目的投資方monexgroup株式會社也發表官方聲明,稱「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大澤先生的價值觀,極其遺憾」。

高學歷、大學教職、獲獎無數、寫書,這還不止,大澤昇平在就任東京大學特任助教后,成立了株式會社Daisy。

這麼說也不對,畢竟這件事和東大沒有直接關係,是東大情報學環的一個名叫大澤昇平的教授,他在推特上發表了疑似歧視華人的言論。值得注意的是,大澤昇平是東大最年輕的副教授。

不過他也指出,沒有法律的硬性規定並不意味着國家對這種其實採取默認態度。實際上,司法部在2017年就對「歧視外國人」現象進行了調查,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因為外國人身份被公司拒絕的比例約為25%。

針對大家的討論,大澤昇平發文表示,「不懂日語的『下等國民』還挺熱鬧的」。

從這裏可以明顯看出,用能力替換國籍等類別的判斷與上述基本思想是背道而馳的。

作為AI研究人員,大澤昇平開發的書籤聯合型搜索引擎「netPlant」被經產省的未涉足軟件創造事業所採納,2007年被認證為「超級創作者」。之後,他還就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提出了容量效率好的方案「RDF Packages」,在iiiWAS2010獲得了Best Paper Award。

上周末還在文章下樂呵呵地討論「東大」到底是「東北大學」還是「東南大學」,然後,這不,「東大」的老大——東京大學就出事了。

另一方面,就統計上的差別而言,人們往往會產生「如果不是偏見,而是基於事實的話,好像也沒錯」這樣的反應,實際上大澤昇平的推特內容正是這種觀點的變體。但是,在判斷歧視時,重要的不是個人,而是根據類別來判斷,標準與判斷材料是否屬實是沒有關係的。統計只是作為事實表示歧視是否存在,但如果現實已經中存在歧視,基於統計的判斷是在默認甚至支持歧視。

對於明戶隆浩提出的「統計歧視」,大澤昇平發問,「如果私企為了提高業績,也不允許依據統計差別做出下一步決策嗎」?如果要去考慮人物身份的合理問題的話,那麼是否也可以說,企業的文件選拔都是不合理的。

在大澤昇平還未對此作出進一步解釋之前,網友逐漸介入到事情發展中,不少人表示大澤昇平的言論「有很深的人種主義傾向」,「東大怎麼能聘請這種人做教授」。

東京大學研究所情報學環及學際情報學府的特任副教授,最近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不當言論,內容涉及特定的個人,特定的國家/地區以及該國家/地區的人。

經常會有這樣的說法,「這對雇傭者來說是合理的,我們也沒辦法改變什麼」,可以說,至今為止所有的歧視,幾乎都不是由單純的惡意造成的。從過去的事例來看,幾乎所有的「差別」都是作為擁有權力一方的「合理性」來進行說明的,如果有合理的理由也可以進行歧視的話,「禁止歧視」就沒有任何意義可言了。

今日关键词:200亩萝卜被拔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