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制度我国-诸大建:以2020年为节点目标的中国主要城市垃圾分类工作-永城新闻网

  • 时间:

王思聪股权被冻结

    

上海行動用地方立法規範生活垃圾分類處理

閉合式循環管理系統是德國垃圾處理系統的一大特色。在生產和消費過程中,生產商、經銷商必須對產品流通產生的垃圾嚴格分類,將可回收垃圾進行循環和再利用,對無法回收利用的垃圾進行無害化處理。目前,德國已經建立起了完整的垃圾處理產業體系,從業人員近30萬,涵蓋工程師、工人、公務員等不同職業。德國的大學設立了垃圾處理方面的專業或課程,同時提供針對垃圾處理專業人員的培訓項目。這些做法為德國垃圾處理事業的發展提供了知識儲備和人才保障。

生活垃圾資源化利用必須形成閉合的垃圾分類處理鏈條

    

國外的垃圾分類模式可以借鑒,但不能照搬。以廚餘垃圾處理為例,在國外,家庭和餐飲業的食物殘餘封裝、嚴格禁止食物殘餘裸露丟棄已融入法律體系並漸成公眾習慣。反觀我國,廚餘垃圾比重大、油鹽比例偏高,這就要求我們因地制宜,採取科學合理的分類、收集、處理方法。

    

江蘇南通如皋高新區實驗幼兒園的小朋友正在學習垃圾分類。徐慧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光明智庫:於2019年1月通過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已於7月1日正式施行。這些日子,垃圾分類成了上海乃至全國的熱門話題。此舉將產生哪些示範意義?

林震:我國垃圾分類從試點到現在近20年,探索出了不少經驗。一是要求公共部門做出表率。2017年5月,《關於推進黨政機關等公共機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對垃圾強制分類工作作了具體部署,要求黨政機關等公共機構努力做到應分盡分、應收盡收。二是發動群眾廣泛參与。以北京市為例,實施樓門長、分類宣傳員、指導員、分揀員和監督員的「一長四員」制度,夯實基層垃圾分類的管理力量,加強對居民的宣傳指導。三是形成了具有特色的垃圾分類地域模式,如「浙江模式」等。

黨的十八大以來,城市生活垃圾分類進入新階段,被納入生態文明建設範疇。2014年,原住建部等五部委組織開展生活垃圾分類示範城市(區)工作,2015年在各地推薦的基礎上確定了北京市東城區等26個城市(區)為全國第一批生活垃圾分類示範城市(區)。2016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研究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強調要形成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与、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類制度覆蓋範圍。2017年3月,《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前,包括所有省會城市在內的全國46個重點城市要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2019年6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9部門印發《關於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決定自今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到2025年底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諸大建:有人認為垃圾分類「知行脫節」是因為中國公眾素質不高,需要加強教育,我不這樣認為。垃圾處理走在前列的國家如日本與德國都曾遇到過類似情況。就中國現狀而言,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公眾對垃圾分類信心不足,擔心分了又混,熱熱鬧鬧走過場;二是公眾有不適應感,認為垃圾分類過程複雜,定時定點不方便。針對前者,城市垃圾後端處理設施建設一定要到位;針對後者,要在認識上反覆強調垃圾給城市生活帶來的負面影響,要幫助公眾認識到,扔垃圾從以前不分類、隨時隨地扔、免費扔的「太方便」,到現在細分類、定時定點投放、亂扔垃圾要付費等「不方便」,其實是一種進步;但在具體措施上不能簡單化,要因地制宜進行過渡,找到民眾可以適應的新方式。

編者按7月1日,廣受關注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上海開出首批整改通知書。北京等其他多地對垃圾分類的實際推進也正在提速。

吉林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 羅克全

光明智庫:現階段的垃圾分類工作取得了怎樣的成績,還存在哪些問題,如何改進?

林震:良好習慣的養成需要一個過程,需要所有參与者保持耐心,把制度的硬約束和文化的軟約束有機結合起來,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的氛圍。

羅克全:垃圾分類的實效考驗着政府城市管理和社會治理的能力。連日來,上海通過編滬語歌、開發手機遊戲等多種方式,為居民提供生動的指導,受到廣泛歡迎。做好垃圾分類,下足繡花功夫,多些貼心服務,新的風尚才會慢慢形成。

從垃圾圍城到低廢城市需要一場「垃圾革命」光明智庫:新中國對垃圾分類的倡導走過了怎樣的歷程?在我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生態文明建設處於關鍵節點的當下,做好垃圾分類有什麼必要性?

諸大建 郭紅松繪改變「知行脫節」同步提升垃圾分類的認識和管理水平

垃圾分類在我國的探索已非一朝一夕。必須承認,相關法律的缺位讓我國垃圾分類的實際效果始終不如人意。此次上海引入法規手段先行先試,可以為全國城市管理和社會治理蹚出新路子,積累新經驗。只有通過法律法規對個人形成有效約束,才能真正將居民的源頭分類投放責任落到實處,形成全民參与垃圾分類的長效機制。

一位上海市民正在閱讀垃圾分類宣傳單。沈井韋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面對垃圾分類「知行脫節」,提升管理水平、前後端全程透明化才能讓公眾有信心

在此方面,可適度參照國際經驗。德國早在1904年就開始實施城市垃圾分類收集。20世紀90年代中期,德國實施了《物質封閉循環與廢棄物管理法》,除了已經實現的金屬、紡織物以及紙製品回收外,其他可循環使用的材料也必須在分類收集后重新進入經濟循環。

●濕垃圾或廚餘垃圾占城市生活垃圾50%~60%,是對中國城市垃圾處理的重大挑戰

林震 郭紅松繪上海的探索既為其他地方推進垃圾分類管理提供了重要示範,也將為全國性環境立法工作提供依據。

摘要導讀●中國城市垃圾分類已從勸導志願階段進入強制推進階段,從「選答題」變為「必答題」;從「扔垃圾」到「垃圾投放」,用詞背後折射理念變化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勝、王斯敏、田依漪、蔣新軍、康薇薇

光明智庫:據近日發佈的《公民生態環境行為調查報告(2019年)》,受訪者對「垃圾分類」的重要性高度認可,但實際行動與認知程度差異很大。造成「知行脫節」的原因有哪些?

諸大建:上海在垃圾分類上先行一步,對全國的示範意義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傳達出一個明確信號:中國城市的垃圾分類已經從勸導志願階段進入強制推進階段,已經不是可做可不做的「選答題」,而是一道「必答題」。二是上海的垃圾分類地方立法,意在借鑒國際最好做法和最高標準,探索中國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的解決方案,焦點問題包括:如何從填埋為主轉向焚燒為主,實現原生垃圾零填埋;如何有效地分類和處理佔中國城市垃圾大頭的廚餘垃圾;如何將可回收利用的資源垃圾納入統一的城市垃圾管理系統;如何因地制宜,讓定點定時投放垃圾成為百姓可以接受並適應的方式,等等。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03日 07版)

羅克全 郭紅松繪羅克全:如何引導全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自覺參与垃圾分類,值得深入思考。以前人們常說「扔垃圾」,現在更強調「垃圾投放」,背後折射的是理念變化。當前,垃圾分類正處於養成新習慣、摒棄舊習慣的轉折階段,雖道阻且長,但要堅信行則將至。解決「知行脫節」要發揮合力,多措並舉:既要內外於心、外化於行,更要固化于制、強化於法。既要用教育、引導的辦法「在前面拉」,厚植垃圾分類的意識,又要用制度、法律等手段「在後面推」,設置制度紅線和法律底線,讓人們的環保意識更好地轉化為現實行動。

林震:上海的立法之所以引起熱議,一是由於其與眾不同的分類方法,即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干垃圾的「四分法」,沒有了含義模糊的「其他垃圾」,劃分更加細緻、科學;二是對源頭減量和全程分類管理作出強制規定;三是提出了要逐步推行生活垃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制度;四是對社會各界參与生活垃圾合作共治作了詳細規定;五是規定了嚴格的懲戒措施,包括將生活垃圾管理綜合考核結果納入政府績效考核內容,以及將單位和個人違規信息納入社會信用系統;六是配套措施完善,制定了《上海市生活垃圾分類投放指引》《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導目錄(2019版)》等政策,確保管理的可操作性和公開透明。

我國在國家層面開展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始於本世紀初,經歷了從試點到推廣的過程。2000年6月,原建設部確定了北京、上海、廣州等8個城市為全國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2007年,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原建設部出台《城市生活垃圾管理辦法》,提出城市生活垃圾的治理要實行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和誰產生、誰依法負責的原則。

林震:新中國成立70年來,垃圾分類大致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20世紀50年代,隨着我國城市人口的增長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垃圾數量增多、種類更加複雜,混合收集填埋垃圾產生不少問題。國家開始提倡廢棄物綜合利用,但由於城鎮化率還較低,沒有在全國形成統一的制度。改革開放后,可持續發展理念對我國政策產生影響。1993年,北京率先制定《城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要求對「城市生活廢棄物逐步實行分類收集」。1996年全國人大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再次指出城市生活垃圾應逐步分類收集、分類運輸。遺憾的是,這些規定大多是倡導性的,缺乏配套措施和強制約束。

羅克全:當前,在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關鍵期、攻堅期和窗口期,對垃圾分類作出統籌部署,有助於改善人居環境,讓簡約適度、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成為新風尚;有助於資源回收利用,促進循環經濟發展。

羅克全:垃圾前端分類標準的設置應與後端處理能力相匹配,形成相互支撐的正向互動效應。然而,一段時間以來,由於後端處理評價評估的缺位,人們對垃圾分類的實際效果並不了解,對垃圾分類工作造成一定影響。當前,垃圾分類效果評價尚處於探索階段,指標相對單一,計算方法、計算口徑尚未統一。建議建立以數據集中和共享為目標的數據共享大平台,更好實現對垃圾分類工作的評價和評估;同時,建立穩定可靠的數據採集機制,讓數據公開透明,增強公眾對自己付出結果的感知度。

本期嘉賓北京林業大學生態文明研究院院長、中國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生態文明研究院執行副院長 林震

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 諸大建

●城市品質要像繡花一樣「綉」出來。下足繡花功夫,多些貼心服務,垃圾分類新風尚才會慢慢形成

    

諸大建:黨的十九大提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目標是到2035年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的標誌之一,就是城市發展實現垃圾增長與經濟增長相對脫鉤。當下的垃圾分類行動告訴我們:中國城市需要發動一場系統性的垃圾革命,這場革命應包括兩個階段。第一步是當前3到5年時間,通過強制性的垃圾分類工作,形成垃圾處理從填埋為主向焚燒為主、輔以資源化利用的重大轉型,奠定中國城市垃圾管理的基本格局,重點是處理好日益增長的城市生活垃圾;第二步是再用10到15年時間強化循環經濟、建設低廢城市,重點是減少生活垃圾的增長和末端處理的分量,具體包括在生產和消費的源頭減少物質消耗和垃圾產生,通過垃圾回收利用提高資源循環率,最終大幅減少垃圾焚燒和填埋比重。目前中國主要城市,特別是北上廣深等沿海發達城市,人均GDP已接近2萬美元,未來要在垃圾分類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循環經濟,力爭把人均垃圾日產量控制在1.0~1.5千克之內,然後走向穩定甚至減少。

●住建部等9部門印發通知,2025年底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生活垃圾分類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廣大公眾,也涉及城管、環保等多個行政管理部門。只有所有環節統一管理、有效聯動,才能形成閉合的垃圾分類處理鏈條,實現生活垃圾資源化利用。

垃圾看似「事小」,卻牽動着民生質量。新時代下,怎樣從垃圾分類這樣的小事着手,踐行綠色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本期光明視野特邀學者共話垃圾分類,聊聊小習慣里的大道理。

諸大建:以2020年為節點目標的中國主要城市垃圾分類工作,有一個4×4的路線圖,與以往的探索相比,這個路線圖具有集成性、基礎性和長遠性意義。第一個4,是指確立了垃圾處理採取四分類的方式,即分出干垃圾、濕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四種類型;第二個4是指每種類型都要一分到底,貫穿于投放、收集、運輸、處置四個環節,哪個環節出問題就追究哪個環節,這樣可以消除多年來「分了又混」的亂象,使垃圾分類真正走向成功。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是,濕垃圾或廚餘垃圾佔了中國城市生活垃圾的50%~60%,把廚餘垃圾單獨分類有中國特色,但也是對中國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的重大挑戰。

今日关键词:常州奔驰连撞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