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代理怎么申请-游戏王决斗者遗产-宣汉新闻
点击关闭

县委作出-王全会2016年11月被纪委调查时-宣汉新闻

  • 时间:

于正评价大明风华

12月6日庭審在遵義當地引發了關注,多位來自王全會曾工作單位和老家的市民到法院旁聽。因為旁聽人數較多,匯川區法院臨時更換了較大的法庭進行審理,並對庭審進行了網絡直播。

2019年12月6日,匯川區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了王全會貪污、受賄、濫用職權一案。

圖為沙壩村282名村民聯名寫的公開信

對於村民們的「求情信」,匯川區人民檢察院的出庭檢察官在法庭上表示,村民們的求情信只能證明王全會過去為家鄉做了貢獻,「不能證明王全會無罪」。

原標題: 貴州女官員王全會案重審:當庭翻供,283名村民曾為其求情

2017年4月2日,沙壩村村主任黃德智和其他282名村民向媒體和縣委縣政府聯名寫了一封公開信,希望外界更多了解王全會的另一面。黃德智說,王全會此前為沙壩村的建設和發展做了大量的工作,這是不爭的事實。沙壩村地處偏僻,距離縣城20多公里,一直是窮鄉僻壤,交通不便,又沒有礦產資源,4000多村民長期掙扎在貧困線上下。對此,長年在外任職的王全會總是在合情合理的範圍內予以幫扶。

針對王全會貪污70萬元的指控,辯護人根據前期調查結果,認為王全會與薛某的房屋交易已經完成,薛某從王全會手上拿到了房屋鑰匙,薛某也對房屋進行了裝修、繳納了物管費等行為,雖然沒有過戶但房屋交易已經完成,同時王全會沒有為薛某謀取利益,所以不應構成受賄罪。

圖為王全會三項罪名,控辯雙方激烈交鋒2016年11月19日,貴州省紀委發佈消息,經遵義市委批准,鳳岡縣政協副主席王全會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2017年3月13日,遵義市紀委宣布王全會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案件移交司法程序。

2012年,沙壩村的交通環境大幅改善,王全會和當地村委會商量,決定利用當地一片千年野生銀杏林、河頭水庫的資源,然後合力再建一座農耕博物館,開展鄉村旅遊,拉動當地的旅遊經濟。在2015年和2016年,每年到沙壩村開展鄉村旅遊的人次超過10萬人,從而大範圍地帶動了村民們的脫貧致富,改變了家鄉的面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王全會參与修建的這座農耕博物館,成為了檢方指控王全會貪污的的重要罪證。匯川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王全會貪污約26萬元,稱其中有67520元用於王全會老家鳳岡縣進化鎮沙壩村修建通組公路,屬於「王全會個人出資」。

2018年5月28日,遵義市匯川區人民法院就王全會被控貪污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一案作出了一審判決,王全會貪污罪、受賄罪罪名成立,並處有期徒刑七年,罰金五十萬元。2018年11月16日,貴州省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了遵義市匯川區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認為匯川區法院原審判決部分事實認定不清,決定撤銷匯川區法院的一審判決,發回匯川區人民法院重審。

辯護人稱,王全會並未直接經手從鳳岡縣委宣傳部划入文管所的約26萬元資金,該資金的去向也並未進入王全會的個人管控範圍之內,資金用於修路、修堡坎以及用於文化建設的博物館項目,鳳岡縣相關部門對此都是知情的,王全會的行為不應構成貪污罪。

王全會到任后,連續一個月吃住在工業園區辦公室,「有時拆遷任務重,她還曾經連續幾天住在灰塵滿天的工地上」。

性格潑辣的女幹部王全會貪污、受賄、濫用職權一案雖正在匯川區法院進行審理,但遵義市紀檢部門對王全會案件的處理已經有了定論。

對於檢察院指控王全會犯有濫用職權罪的指控,王全會的辯護人也在書面辯護意見中表示,王全會作出的相關決定的出發點和最終結果都避免了造成國家更大損失,政府通過協議收回的土地還在2014年8月賣出了更高的價格,王全會的行為不構成濫用職權罪。

2018年9月4日,鳳岡縣委也召開了「王全會嚴重違法違紀案」警示教育大會,遵義市紀委監委宣讀了《王全會違紀事實見面材料》、《遵義市紀委關於給予王全會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的決定》,鳳岡縣委時任書記王繼松表示,召開教育大會主要目的是通過剖析王全會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以案釋紀、以案促教,用身邊的案例,以最直接的方式讓大家看清貪腐帶來的危害,進而舉一反三,切實增強拒腐防變的意識和能力,推動正風肅紀。

283名村民的求情信王全會的相關案情在老家沙壩村也引起了波瀾。

公訴人則當庭表示,王全會和其辯護律師沒有證據證明王全會在偵查階段遭遇非法取證,「是王全會個人的辯解和辯護人的揣測」,相關口供證據的取得完全合法,不存在疲勞審訊和刑訊逼供等情況,「相關同步錄音錄像等都可以看處,王全會等思維清晰、神態自然」。

上游新聞記者全程觀看了庭審,控辯雙方就王全會是否收受他人非法利益、貪污國家公款、為徇私情故意違反規定處理公務致使國家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等問題進行了激烈辯論。

王全會表示,自己在被紀委雙規當天,「深夜11點還被工作人員進行突審,不知道說哪樣」,相關行為屬於疲勞審訊,工作人員還對王全會表示「你沒有資格喊冤」。針對檢方將自己在偵查期間作出的有罪供述作為證據進行提交,王全會表示相關筆錄「完全不是我說的話,都是加工篡改之後要求我背的」、「受盡了折磨之後背下來的」。

圖為2018年9月4日,鳳岡縣委召開了「王全會嚴重違法違紀案」警示教育大會。

上游新聞記者獲得了王全會的辯護人在早前作出的書面辯護詞,其認為王全會案的偵查、審查起訴過程中存在嚴重的違法行為,王全會還在接受紀委的雙規調查,相關部門就開始通過關押證人、家人、下屬等手段,脅迫證人配合指證。

2013年,鳳崗當地商人薛某找到王全會,請託儘快撥付鳳岡經開區應付給自己的工程款1000萬元,並許諾自己將以70萬元的價格購買王全會在遵義市區的住房,匯川區人民檢察院認為此次住房交易是虛假進行的,沒有進行實際的產權過戶,70萬購房款全部屬於受賄。

在質證環節,檢察官當庭宣讀了王全會在偵查階段作出的有罪供述,但都遭到了王全會的否認。

12月6日,貴州省遵義市匯川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鳳岡縣政協原副主席王全會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罪一案。

鳳岡經開區具體工作中,她儘力柔性化處理,努力化解征地矛盾,迅速打開了工作局面。對於王全會被指控涉嫌受賄和貪污,多名曾經與王全會共事過的當地幹部均表示難以置信。「從她一貫的行為和表現來看,我們真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12月6日的庭審中,遵義市匯川區人民法院沒有當庭作出判決。

王全會的辯護人否認了檢方的全部指控,認為控方證據多以言辭證據為主,且許多證人證言等被證偽,客觀證據也不能證明王全會有罪。

值得注意的是,12月6日的庭審中,王全會當庭表示,自己的相關案件是被時任遵義市委書記王曉光「特別關注」的案件,是針對她的一起「迫害」。王全會在法庭上準備進一步展開相關論述時,主審法官打斷了其發言。

庭審從上午10點18分開始,歷經兩次休庭,持續了近6個半小時。庭審中,王全會的辯護人為其作了無罪辯護,王全會當庭否認檢察機關對自己的三項控罪,並稱自己在偵查階段所作的有罪供述是在非自願情況下作出的,不能成為定罪依據。

圖為庭審現場縣政協原副主席自稱被脅迫作供

曾與王全會共過事的部分幹部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王全會性格潑辣,有魄力,是當地成長起來的為數不多的優秀女幹部。一位曾經在鳳岡經濟開發區與王全會共事多年的當地官員回憶說,經開區成立后,征地和招商工作推進受阻。壓力之下,鳳岡縣委想到了已經轉往人大任職的王全會,調她去鳳岡經開區破局。

上游新聞記者在庭審中注意到,雖然此次庭審沒有申請非法證據排除,但王全會在法庭陳述環節多次表示自己遭遇了非法取證和威脅,形成了「修改、編纂、威脅的證據鏈」。

另一位曾經與王全會在縣委宣傳部共事多年的幹部回憶,王全會工作能力強,作風平易近人,很有同情心。有一次,因為工作關係,她幫助一位老闆打開了產品銷路,解了燃眉之急,對方買了三床價值2000元的蠶絲被送給王全會。王全會退不掉,於是自掏2000元,以這位老闆的名義捐給當地鄉鎮修公路。

匯川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王全會在擔任鳳岡縣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時,主持召開會議決定補償開發區內環宇公司640萬元,超過了環宇公司的實際投入資金356萬余元,致使國家遭受271萬元的重大經濟損失,構成了濫用職權罪。

王全會還被匯川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犯有貪污罪。2011年9月,王全會在即將卸任鳳岡縣委宣傳部部長前,利用職務之便將國家專項資金26萬元划入鳳岡縣文管所賬戶,后將該筆公款用於其個人私事和修建老家村莊公路等,相關行為構成了貪污國家公款的行為。

2013年,王全會擔任鳳岡縣經開區副主任,她在招商引資中發現有一家絲綢企業希望在鳳岡縣搞蠶絲加工,於是組織沙壩村村民開展蠶桑種植達2000多畝,涉及群眾50多戶,解決就業400多人,為村民創收100多萬元,幫助部分村民脫貧。

2017年3月13日,遵義市紀委在王全會雙開通報中指出,王全會違反政治紀律,偽造證據、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購買公務用車、違規收受禮金;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影響,違規使用各類專項資金、違規收受他人財物;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之便套取專項資金;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

公開資料顯示,王全會2016年11月被紀委調查時,王曉光正在擔任遵義市市委書記,隨後升任貴州省委常委、貴州省副省長,並在2018年4月1日落馬。中紀委在王曉光的雙開通報中稱,王曉光「貪圖享樂、生活奢靡,痴迷蘭花、玩物喪志」,德不配位,寡廉鮮恥。2019年4月23日,王曉光一審獲刑20年,並處罰金1.735億元。

今日关键词:2019亚洲小姐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