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征坚定表示:“《资本论》没有过时-联谊游戏-南京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点击关闭

工作经济-陈征坚定表示:“《资本论》没有过时-南京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 时间:

伊朗4.7级地震

改革開放后,社會上掀起學習《資本論》的熱潮。由於《資本論》比較難懂,於是,陳征將黨校上課時期的講稿進一步整理、修改,定名為《〈資本論〉解說》陸續出版。

從1996年開始,年近7旬的陳征又和學生們創造性地提出了「社會主義城市地租理論」和「現代科學勞動理論」,回擊「資本論過時論」:前者為社會主義城市土地制度改革和房地產市場的建立與完善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後者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價值。

1949年5月,新中國成立前夕,各行各業急需一批經濟管理幹部。為此,陳征所在的蘇南公學特設企業財務管理系,旨在培養經濟管理人才,但師資匱乏。

《〈資本論〉解說》一印再印,並作為教材被全國各地學校廣泛使用。有人說,《〈資本論〉解說》培養了「一代經濟學人」;有人把學習《資本論》的收穫運用到從政、從商實際工作中,取得很大成就。陳征欣慰表示:「這充分顯示了《資本論》巨大的學術威力和思想作用。」

隨後,陳征除了廣泛閱讀相關書籍和資料外,還到黨校進修、得名師指點、找同學切磋。「鑽研得越深,體會越深刻。」他逐步堅定了深入研究《資本論》的決心和信心。

陳征教授在福建師範大學出席其發表的《我與<資本論>》文章座談會(2015年2月8日攝)。新華社發

70載學術生涯中,陳征作為學科創始人,親自組建和發展了福建師範大學政治經濟學碩士點、博士點、博士后科研流動站,成為國內研究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重要陣地。2018年,陳征獲評「世界馬克思經濟學獎」。

1955年,陳徵到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工作,主講課程之一正是《資本論》。在一期業餘學習班上,學員們因為經常出差,希望陳征能發講稿供他們自學。陳征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講稿鉛字排印,不僅發給學員,還發給各縣的講師團作參考。

《〈資本論〉解說》不僅對原著的重點難點進行了詳細標註,還註明了涉及的典故、歷史資料以及譯文原文中的筆誤之處。這部傾注了陳征心血的著作,被譽為「我國第一部對《資本論》全三卷系統解說的著作」。

當時國內政治經濟學課程沒有統一的教材,唯一可選用的兩本經濟學書籍也都是從《資本論》中節選摘錄的。為了講好課,陳征下決心讀懂《資本論》。三卷艱澀深奧的理論,陳征反覆研讀,一點點「啃」。

「從不懂到基本上懂,從摸不着頭腦到能通俗地介紹基本內容,並說明其來龍去脈,不知反覆看了多少遍,才『摸』進了《資本論》的大門。」陳征說。

陳征教授在位於福州市的家中工作學習(2018年6月12日攝)。新華社發

原標題: 一生「讀」一書 照亮前行路——記2018年「世界馬克思經濟學獎」獲得者陳征

「我邊學邊教。」年輕的陳征滿腔熱情地承擔了這個任務,從此與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結下不解之緣。

1928年,陳征出生於江蘇書香門第。抗戰勝利后,他讀到了馬克思的《資本論》。「雖然那時年少還讀不太懂,但沒想到,從此和這本書結下了一生的緣分。」陳征說。

學員們反響熱烈:即便沒聽講課,光看講稿也基本上可以讀懂《資本論》了。學員們拿到的「講稿」,實際上是陳征根據學員聽課、討論情況,反覆研究、整理、修改和充實的成果。

此時,距首卷《資本論》出版已經過去了百余年,社會上也出現過「《資本論》過時」的聲音。陳征堅定表示:「《資本論》沒有過時,也永遠不會過時。因為《資本論》分析了資本主義的問題,預見了資本主義一定要向更高級社會形態演變的規律,對現在依然有很強的指導意義。」

一輩子,陳征教授都在研究《資本論》,將畢生心血傾注到這部經典著作上,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研究道路上點亮了一座座「燈塔」。

上世紀60年代,陳征一度被派往農村工作,上午勞動、晚上開會。他就利用休息時間學習《資本論》和有關資料,並結合當時的農村情況,較深入地研究了我國農業和農民問題。

「我始終對《資本論》研究充滿信心和動力。」陳征說,理論最大的魅力,就是可以洞穿古今,具有深遠指導意義。

「不發展不是科學,是死路一條。」陳征說,經典理論一定要結合不斷變化的實際,才能永葆生命力。由於社會經濟和科學技術不斷向前發展,出現了新情況新問題,這就要在運用《資本論》有關原理的基礎上,提出新的理論、觀點,實現創新性的發展。「在堅持運用中發展,在運用發展中堅持,是學習和研究《資本論》的最終目的和最高要求。」

如今,年過90的陳征依然堅持每天讀書看報,去年還在指導學生的課業。 「我還沒有退休,也不需要退休。」陳征笑着說。

「我十分高興和自豪,因為這是世界的獎項,說明世界認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中國化的研究,也把中國對《資本論》的研究推向了全球。」陳征說。

今日关键词:国产特斯拉交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