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已经成为青少年学生接触网络最主要的工具-合肥新闻网
点击关闭

网络孩子-手机已经成为青少年学生接触网络最主要的工具-合肥新闻网

  • 时间:

郑爽cos太阳女神

「只要不想被邊緣化,孩子們就會選擇主動接觸」

「你喜歡什麼就推什麼,這是強盜邏輯。」張海波說,如果在日常生活中,一個人喜歡吃甜食就給你吃更多的甜食,「這難道不是在害人嗎?」

這個看來並不高深的遊戲卻讓秦天和的爸爸秦先生大傷腦筋。「他以前玩過一段『吃雞』,太耽誤時間了,期末成績年級墊底,我們把家裡所有手機上的這類遊戲都刪了。」秦先生說,寒假的時候秦天和跟家裡商量能不能玩些簡單的,秦先生看了一下遊戲內容就沒再反對了。

與以往相比,當今青少年的亞文化變得更加獨立於主流文化,成為青少年成長過程中一道無法跨越的「坎」。「在孩子自己熟悉的話題中,他們有絕對的話語權、有專門的信息源,甚至有專門的語言體系,只要不想被邊緣化,孩子們就會選擇主動接觸。」嚴老師說。

青少年網絡監管不能單憑企業的良心,政府應儘快立法

男孩玩的遊戲用「黑洞」命名。雖然遊戲的複雜程度完全無法與天體黑洞相提並論,但是,卻與黑洞相同,有着極大的引力。

開學前一天,張蓉跟曦瑤約定刪除手機里的短視頻、直播類的App。刪除前曦瑤再一次點擊進入自己喜歡的某個短視頻App,首先彈出來的是一條醒目的提醒「為呵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平台特別推出青少年模式,該模式下部分功能無法正常使用。請監護人主動選擇,並設置監護密碼。」這段話下面有兩個選項:一個是「進入青少年模式」一個是「我知道了」。

幾年前,為了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相關部門曾經發通知要求,網絡遊戲運營企業應當要求用戶使用有效身份證件進行實名註冊。但是這道「坎」馬上就被突破了——很多未成年人使用父母的身份證進行登錄,甚至上網一搜就能獲得眾多「實名認證有效身份證號」。

如果沒有法律就意味着沒有標準,缺乏具體的法律標準,許多推進未成年人法律保護的措施難以落地。

對於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兩分鐘就能「吃掉整座城市」已經相當刺激了。

由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共同發佈的《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則顯示,用戶自製的短視頻作為新興娛樂類應用受到未成年人青睞,使用比例達到40.5%。

「有一次我不知不覺中玩到凌晨3點。」秦天和說,「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是一個『梗』,你不懂!」女兒緊接著說。

這個時候,家長和老師的批評和反對則會把孩子們推得更遠。因為,網絡遊戲已經不只是遊戲了,玩家可以在遊戲中廣泛的交友,而QQ、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平台給他們提供了一個虛擬的空間。「他們可以在這裏『抱團取暖』。對於批評的聲音,他們可以在群內『同仇敵愾』。」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媒體學院講師、美國康涅狄格大學傳播系博士吳玥說,集體感會增強他們對於此類批評的反感和反抗。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今年發佈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在我國網民中,學生群體最多,佔比達25.4%。而另一項由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共同發佈的《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則顯示,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為1.69億,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達到93.7%,高於同期全國人口的互聯網普及率(57.7%)。

而當這種自古有之的亞文化現象與網絡結合之後,其對青少年的牽引則成倍增長了。

「只要是男孩沒有不玩遊戲的,只要是女孩沒有不追番的。」張蓉控制女兒使用手機,就是從聽到女兒的這句話開始的。

是什麼讓青少年在網絡的世界里欲罷不能?近日,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了多位專家,試圖探尋答案。

隨着智能手機的普及,手機已經成為青少年學生接觸網絡最主要的工具,為了阻斷網絡對青少年的不良影響,家長、學校和社會做着各種努力。但現實是,無論如何圍追堵截,無論把那些搶奪青少年的遊戲、視頻、網絡不良信息描述成怎樣的洪水猛獸,青少年仍然義無反顧地向著手機靠攏。

「人都有社會屬性,學生都有群體相處的需求,亞文化對青少年的影響非常大。」多年從事中小學德育教材研究的嚴老師說:「現在很多孩子上的課外班都有同伴交往的作用,更何況是遊戲?」

後來,張蓉突然發現本來很文靜乖巧的女兒說話開始變得怪怪的。

張蓉家是典型的城市小家庭:夫妻二人與一個讀初中的孩子。

青少年是國家的未來,因此與青少年成長相關的事都是大事,「不能單憑企業的良心。」張海波說,也不能只停留在研究上,政府應儘快立法。

這種讓人「既滿足又欠那麼一點兒」的感受引着孩子走向「欲罷不能」。

(應採訪對象要求,張蓉、曦瑤、秦天和均為化名)

十幾年前,記者在採訪青少年網絡遊戲成癮問題時,不少專家指出,「遊戲中體會到了現實中很難體驗的成就感」是原因之一。而現在,孩子們在現實中獲得成功體驗越來越難了。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指出,現在的考試評價體系,已經讓孩子花費更多時間在學習上了。隨着學生課內外學業負擔越來越重,很多孩子在現實中體會到了更多的挫敗感。

「有什麼『車』?」張蓉沒弄明白女兒的意思,很自然地問道。

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遊戲企業生存法則中的算法邏輯。

典型家庭的煩惱也是典型的。「手機就像幽靈一樣控制着孩子。」張蓉說,「只要有時間,哪怕就一分鐘、哪怕在手機上什麼也沒做,只有手機在手,孩子好像才安心。」

有一天母女聊起同學之間有意思的事,女兒突然停下來說:「這裡有『車』,還是不給你講了。」

但是當張蓉整理出國游的照片時發現,有女兒出現的每一張照片,她都是手機在握:或者緊緊攥在手中,或者高高舉起在眼前。

暑期手機爭奪戰這個暑假,張蓉請了兩周的年假帶女兒曦瑤出國游,給曦瑤報了連上半個月的課外班和一個5天的夏令營,除此之外,還讓曦瑤參加了好幾個公益活動……

這種算法邏輯反映在孩子身上則很簡單。「每局就兩分鐘,我努力讓自己『吃掉』更多的東西,每多『吃掉』一些東西,就感覺『很爽』,但總是在自己將要『吃』得更多的時候,遊戲結束了,我會毫不猶豫地點『開始』,然後繼續。」秦天和說。

現在所有的網絡平台都變得越來越「智慧」,它會根據上網者的歷史瀏覽記錄來推斷上網者的喜好,「喜歡什麼就推送什麼」。

「我可以吃掉整個城市!」初中二年級的男孩秦天和指着手機中的一款遊戲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說。

「精神上高度投注于某種活動、忘記了時間、伴有高度的興奮感和充實感」,積極心理學家把這種狀態和感受稱為「心流」。心理學家指出,過去通常只有那些需要付出艱苦訓練的技能才能讓人體會到這種「心流」,比如,棋類活動、籃球、雙人舞、攀岩等。

實際上,除了遊戲、網絡小說、動漫等,短視頻、直播也是不良信息的重災區。

其實,每一代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有着自己獨特的話語體系,在前一代人眼中都是「小魔鬼」。也就是青少年的亞文化。

成年人還能進行理性判斷,但是對很多未成年人來說就會造成一種假象:「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大家都在看相同的東西。」「我看的這些就是熱點就是最流行的東西,我如果不跟上就落後了。」……

最初,張蓉還沒有特別禁止女兒在手機上看小說、追漫畫,「我也經常用手機看書,多讀些東西總會有些好處的」。

近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提出,自10月1日起施行,明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製作、發佈、傳播侵害兒童個人信息安全的信息。

但是現在,遊戲卻能立刻讓人產生這種體驗。

秦天和對這款有些無聊的遊戲上癮了。

這無疑向廣大公眾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將有法可依。

曦瑤點了一下「我知道了」,順利開始了暑假中的「最後一刷」。

暑期手機爭奪戰:是什麼讓青少年在網絡世界里欲罷不能

張蓉後來明白了,女兒所說的「梗」大概就是「笑點」或者「以前曾經發生過的某個片段」;而「有車」就是有些「污」的內容。至於為什麼這樣說,女兒也解釋不清楚,只不過,這些已經是同學們在交流漫畫、小說和流行劇時最常用的詞語。

張蓉的目的只有一個:想盡各種辦法讓女兒遠離手機。

「心流」體驗、成就感,再加上高科技算法的加入,多少人能逃得掉呢?

再簡單的遊戲也有高科技和心理學支撐,多少人能逃得掉呢

這麼一種簡單的遊戲都能讓孩子玩到忘了時間,那些人物更多樣、畫面更豐富、情節更複雜的遊戲則會更加輕易地俘獲那些屏幕前的孩子。

記者看到,這個男孩所說的遊戲畫面並不花哨,遊戲者推着一個「小圈圈」在「地圖」上行走,「地圖」上有城市、海島等,「小圈圈」在「地圖」上走到哪裡就「吃掉」(其實就是覆蓋了)那裡的東西,然後逐漸變成「大圈圈」,換來的是可以「吃掉」更多的東西。

張蓉意識到,女兒已經像媒體上所描述的那樣,使用另一套話語體系了。

不久前有媒體報道,今年擬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將增設網絡保護的章節。與此同時,醞釀多年的《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也將出台。

高達93.7%的互聯網普及率,意味着絕大多數的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是經常接觸網絡的,而青少年過多接觸網絡的危害已毋庸置疑了,各種由青少年沉溺網絡引發的悲劇時常見諸媒體。

需要保護的不僅是兒童的個人信息。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被科技控制着,再簡單的遊戲背後也有強大的科研團隊作支撐。」中國青少年宮協會兒童媒介素養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張海波說,現在遊戲企業會專門對「成癮」進行研究,研究如何吸引遊戲者一步步地在遊戲上花更多的時間。

今日关键词:退伍军人被顶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