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 我看后面这个大台非香港本土人-虚拟现实游戏-苍梧新闻
点击关闭

暴力元朗-何君尧: 我看后面这个大台非香港本土人-苍梧新闻

  • 时间:

2019网购花10万亿

當天晚上9點半至10點左右,何君堯開車回家。當時,一切正常,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然而,等他回到家中之後,大約11點左右,他得知了在香港西鐵線元朗站發生了身着白色衣服與身着黑色衣服的人之間相互打鬥的消息。這起事件事後被香港警方定性為暴力襲擊事件。7月22日凌晨1點,開始有記者向何君堯求證,他是否和此次暴力襲擊事件有關,何君堯否認。此後,他通過社交媒體廣播,並在第二天接受媒體採訪,希望澄清自己和元朗暴力襲擊事件沒有關係。然而,讓他感到不妙的是,他的澄清似乎並沒有起到效果。之後,他與白衣人握手的視頻在網絡上的傳播更為廣泛。也就是這條視頻,被個別人看成何君堯與「黑社會」勾結的「證據」。

何君堯: 來信,寫着「殺你全家」等等。

之後,事態的發展,出乎何君堯的意料。7月22日凌晨,區議員開始在網絡和社交群體透露何君堯辦事處地址,並提議去「拜會」一下。7月22日下午,何君堯在香港荃灣地區的辦事處被打砸。從當地媒體拍攝的視頻中可以看到,一群穿黑色衣服的蒙面人,手持黑色雨傘進行遮擋,使用金屬物打砸玻璃窗。玻璃窗被砸破后,其中一人進入房間內,搬走了類似電腦主機的物件。

記者: 怕不怕,畢竟這個字擺在這?

何君堯: 我一直以來批評泛民對整個事態的走向,比較敢言,當天晚上我在元朗出現的時候,我也不避嫌。因為我住在元朗,我跟着鄉親或者選民打招呼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自己本身也沒有什麼要避嫌,我是議員,我要處理區內的問題,也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

讓家人也受到牽連,這並不是何君堯的初衷。但是,自己心裏的使命感,也決定了無論受到什麼樣的騷擾與威脅,自己依然會走下去。何君堯說,自己的這種使命感和成長經歷有關。何君堯祖籍廣東惠州,是香港新界地區原居民。母親是位老師,父親做過警察,後來經商。學法律的堂叔用他的正義感為何君堯樹立了很好的榜樣,讓他懂得,念了書出來要為大眾服務。在香港讀完小學和中學后,1979年,17歲的何君堯前往英國讀大學法律專業。那時候,香港還處於英國治轄,當別人問及「你從哪裡來」,「你是哪裡人」時,何君堯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從香港來,我是中國人!

還原「元朗事件」 「我的出現和握手都很正常」

英國留學后,何君堯進入香港大學繼續攻讀法律專業,1988年取得香港高等法院執業律師資格,之後長期從事律師工作,2015年獲選成為香港屯門區議會議員,2016年當選為香港立法會議員。

暴力事件是「總指揮」通過「代理人」搞顛覆活動 幕後大台非香港本土人士

父母墓地遭破壞 「我對不住自己的父母,連他們的墳都守不了」

兩個多月來,香港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勢力以「反修例」為幌子進行各種違法活動,暴力行為不斷升級,社會波及面越來越廣,不僅影響到人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更嚴重損害了香港經濟、旅遊、民生等各個層面的發展。對此,身為屯門區議會議員和香港立法會議員的何君堯有着深刻的體會,為了維護香港的穩定與繁榮,何君堯勇敢發聲。

何君堯強調,他之所以不顧個人安危發出自己的聲音,是希望香港能夠早日脫離目前的亂局,保持繁榮穩定,同時他也希望亂局之下香港所暴露出來的各種問題,能夠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視。

何君堯向我們展示了他梳理統計的資料,從6月初至今,70多天里,由反對派煽動的大小暴力事件近50起。在他看來,這後面肯定是有大台的,如果沒有幕後指揮,根本無法做到。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的過程中,何君堯也毫不避諱這樣的觀點。

遭遇死亡威脅 「不怕,寫信者完全沒有水平」

記者: 即便您的辦公室被砸,祖墳被扒,未來您做事還是要訴諸法律,而不是會像他們一樣,用其他的手段?

當談及香港亂局之下,是否想過暫時不發聲時,何君堯說,他很明確地知道,自己選擇了一條堅毅的路,這也就註定着自己要承受一些東西。

何君堯: 如果說香港成功的基礎,一直以來法治精神是很重要的。我對法治的理念、法治的精神仍然是有堅強的信心,就算某一些人不依法辦事,也不代表我可以給自己一個不守法的理由。

7月22日凌晨,何君堯不僅看到了暴徒要「拜會」自己辦事處的消息,還看到了他們要去父母墳墓的消息。何君堯有些擔心,7月22日,他讓同村的兄弟去父母的墳墓看看,沒有什麼異常。7月23日中午,何君堯着急趕去香港電台做訪問,沒有來得及交代人再去父母墳墓看。當天中午,何君堯在節目中怒斥支持「港獨」的立法會議員,並提前離場。走齣節目錄製現場后,一群來歷不明者在大門外叫喊,何君堯主動迎上去和他們溝通,卻遭到有人朝他扔了一隻鞋子。幾個小時后,何君堯得到了父母墓地遭到破壞的消息,破壞者不僅用黑色噴漆寫下惡毒的粗話,有的還對着墳墓做出不雅手勢。

最近,辦事處被打砸、父母墓地被破壞、投訴、死亡威脅、騷擾電話,短短几天時間內,何君堯的生活秩序已經被打亂。但這並沒有影響何君堯敢做敢言的行事風格,也不會成為阻止他繼續為香港發聲的理由。雖然受到了不少傷害,但律師身份的何君堯堅持依法維權,以法治亂。

何君堯: 我對不住自己的父母,連他們的墳我都守不了,但是我沒有想到香港居然可以發生這個事情。我跟這批人沒有血海深仇,政治上我為香港、香港人發言,我是香港的議員,我代表我的選民講話,我的表態就是政治上的表態,沒有個人的恩怨。為什麼這批人可以干出這種事情來?我對香港非常失望。

身陷輿論漩渦 辦事處被暴徒攻擊

何君堯: 匿名的,不知道從哪裡過來的。

何君堯: 一開始有,但是他們最後也了解明白我做事的風格,我太太給我很大的支持。

然而,事態的發展並沒有停息。何君堯的家人也開始受到騷擾,暴徒打探了他們的工作,並給他們打去騷擾電話。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除了無休止的各種騷擾,何君堯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脅。

何君堯: 我看後面這個大台非香港本土人。從我這個表可以看出來,整個演變過程是由總指揮通過一些代理人在香港做一系列顛覆的活動,種種加起來其實就一個目的:港獨。我站在最前面,勇於說「不」,我不贊成他們的行為。

記者: 家人有沒有抱怨您出頭去做這件事?

何君堯: 對。第一,我們不是黑社會,不是派系鬥爭,你打我一捶,我馬上給你打兩捶。香港是一個法治之地。

何君堯和家人清理好祖墳周邊的環境,考慮到事態的嚴重性,他開始減少不必要的外出。

使命感來自「我是中國人」 「我對香港法治仍然抱有信心」

何君堯: 最難承受的也要承受,已經過了,現在難道我要半途而廢,向惡勢力低頭?作為香港民主選舉產生出來的議員,面對龐大的外部勢力搞亂香港,也可以選擇完全,不出聲,但是面對大是大非,你要支持香港繁榮穩定。從自己的良知來講,我要有使命感,我要知道自己應該要幹什麼事情,所以要發聲音出來。

何君堯: 不怕,你看寫這個字的水平,就完全是沒有水平的,不怕。

記者: 落款了嗎,還是匿名的?

何君堯: 當天晚上我有三個原因出現在元朗,第一我家住元朗;第二我送朋友回到元朗;第三7月17日我發動了一個組織,任何人如果一系列示威、暴力行為影響了他們的法律權益,可以尋找我們的公益律師給法律的意見,所以當天晚上我要見一些居民。

何君堯:過去二十二年我們的教育制度也是一個挺大的問題,過去我們教育系統裡頭培養出來的青年有一部分明顯素質有問題。他們想法比較偏激,因為從來沒有吃過苦頭,他們不知道吃苦頭是怎麼一回事,戰亂是怎麼一回事。他們甚至以為吃苦頭是一種很有挑戰性的刺激的感覺。他們是玩電腦遊戲長大的,遊戲里死掉沒有什麼,按一下重啟就重新來過。他們有一個口號就是「重啟香港」。這個重啟的概念就來自電腦遊戲。我們在法律上應該讓違法的年輕人吃一點苦頭。犯法不是沒有成本的,犯了法你就要面對法律的制裁。如果我們對年輕人放縱,這個苦果肯定是我們以後要面對的。

暴力活動不是「打遊戲」 要讓違法的年輕人「吃一些苦頭」

何君堯: 挺難過的。我可以做的就是兩條路。第一就是報警,讓警方尋找誰應該負責;第二我可以做民事的訴訟來告那個人,就是譚凱邦。他是鼓吹整個事情的人,最大嫌疑犯。

今年6月份香港發生暴力示威以來,何君堯堅持自己的一貫立場,積極奔走呼籲停止暴力,以法治亂。6月30日,他在香港金鐘添馬公園發起「撐警隊,護法治,保安寧」的集會;7月1日,他發表聲明,譴責暴徒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的行徑;7月21日,一段何君堯在香港元朗地區與身着白衣服的人握手的視頻,開始在網絡上流傳,何君堯迅速被置於輿論的漩渦之中。

今日关键词:百度社会责任季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