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留守父母-留守儿童最大的问题就是父母不能陪伴-美南新闻

  • 时间:

杨怡被曝怀孕

2018年,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成果之一《青少年成癮行為調研報告》顯示,留守兒童的遊戲時間明顯高於非留守兒童,兩者「每天玩6小時以上」的佔比分別是18.8%和8.2%,留守兒童沉迷遊戲現象愈演愈烈。近日,在北京舉行的關愛農民工子女工作座談會上,河南省濮陽市渠村鄉第一中學校長鄭結明說,「留守兒童缺的不是物質,也不是知識。孩子們最缺的是心理關愛、疏導和引導。」

然而,「小候鳥」依然讓人心疼。在杭州的這篇報道中,記者在這些即將返鄉的孩子們眼神中看到了「對這座城市和父母的不舍」,記者寫道:「也許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和父母待在一起時,孩子們擁有了太多『老家』不曾有的東西。」這句話,讓我五味雜陳。

●特約評論員 馬青(江蘇)2019年8月20日,杭州。暑期即將結束,距離開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杭州火車站內,大批「小候鳥」準備離開城市和父母返回家鄉,開始了「歸巢」之旅。家長們在車站內陪着孩子等候出發,給孩子買好歸途中要吃的零食,離別之時千叮嚀萬囑咐,畢竟再相逢可能就是春節了。在車站內送別孩子后,有家長默默留下了眼淚,覺得自己實在虧欠孩子太多。

留守兒童問題,是社會在飛速旋轉中遭遇的陣痛,無論是心理學家還是社會學家很早以前都在告誡,留守兒童最大的問題就是父母不能陪伴。曾經有心理學家用小豬做過動物實驗,兩個對照組,一組小豬是在很小就帶離母親身邊,另一組則是正常在母親身邊長大,兩組小豬在做測試時,過早離開母親的那一組更膽小,通過勇敢測試的很少,但攻擊性卻很強,容易產生敵意和攻擊行為,而另一組則更勇敢也更平和。

這些數據,或是個體觀察,都不讓人驚訝,並沒有超出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的預言。必須承認,關愛留守兒童是這些年全國上下都在做的努力,有的是政府層面的落戶政策優惠,有的是社會層面的公益幫扶,有的是勞務輸入地在為孩子們異地上學創造條件,有的是勞務輸出地在為創造工作機會而發力。正是在這樣的努力下,我國留守兒童數量相比2006年已經下降22.7%,部分地區降幅40%以上。

2017年,國家衛計委發佈過一份《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7》,調查顯示,接近95%的留守兒童主要監護人為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留守兒童與父母分離半年到一年的比例高達56.3%,8.2%的留守兒童與父母分離時間甚至在一年以上。接近50%的在校留守兒童遭受過欺凌,接近30%的初中一年級留守兒童有過打架經歷,高於非留守兒童。

若干年前,我曾因做節目而邀請了幾位幫扶計劃中的孩子來南京,除了做節目,還陪他們玩了一天。分別時,我突然有強烈的欠疚感,因為我在孩子們的眼睛里看到了失落,來之初有多雀躍,走之時有多黯然。後來,在一城市、鄉村孩子互換生活的節目里,在那些鄉村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樣的情緒。這樣短暫的停留,是否是對他們的殘忍?有一剎那,我也不免生出這樣的疑惑。

在浙江紹興,開學季來臨,「小候鳥」紛紛返鄉遠走。來源:視覺中國

但是,一位熱心公益的朋友告訴了我一件事,讓我改變了想法。她幾次去大涼山,真正讓她觸動並悲傷的,並不是有些人家的家徒四壁,也不是山路崎嶇翻山躍嶺的艱難,而是當她拍下一張照片,藍天白雲下,大人孩子全靠坐在土牆邊,無所事事地曬太陽。她說,拍下照片后她就哭了,因為那些人的眼神里完全沒有光。沒有光,就是沒有希望,是比貧窮更無法救助的困窘。

杭州火車城站內,大批「小候鳥」準備離開城市和父母返回家鄉,繼續留守的生活。來源:視覺中國

人也一樣,幼時缺少父母的陪伴,會因沒有安全感而產生較多的心理問題,更不用說缺乏看管帶來的現實風險。

所以,或許我們在這些小候鳥們眼裡看到的不舍,有可能會促生出另一種叫「期待」的情緒,會期待有一天和父母團聚,會期待有一天能考上城裡的學校,會期待有一天能像父母一樣用力守護家庭……我們應該思考,怎樣最大限度地幫這些孩子們留住眼中的光。

今日关键词:港姐之母陈紫莲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