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三门-不少“三门干部”由上级部门直接调任基层-中国槟榔网

  • 时间:

李嫣与闺蜜拍写真

有的地方,在「三門幹部」的帶領下熱衷於「拿來」式創新。比如,看到上級部門推行「河長制」,解決了「九龍治水」責任歸總的難題,於是直接「拿來」「路長制」「林長制」等,一名村幹部成了多個「長」。「五六個頭銜在身上,實際工作的要求又很難達到,創新名存實亡。」

沿江某地在進行環境整治工作時,部分水產養殖大戶按要求應當被清退。一名具體負責執行工作的幹部新任職不久,此前長期從事文件材料工作,是一名標準的「三門幹部」。他提出,應該加緊執行到位,限定時間為1個月,凡是不能按時清退的,將由政府部門強制執行。對此,養殖大戶們反映強烈。「限定1個月的時間,根本沒考慮我們能不能做得到,單單是把養的水產品撈起來再賣掉,就需要很長時間。」

有的扶貧部門對數字精準的要求近乎苛刻,有些並不是關鍵數據的數字,也要精確到小數點后兩位。相關的表格設計,專業術語多,數字繁雜,並沒有考慮基層懂不懂,能不能掌握。

一名在貧困地區掛職的副鎮長向半月談記者坦言,自己長期在金融系統工作,但實際上缺少開展群眾工作的經驗,因此還鬧了不少笑話。幸虧一些基層工作經驗豐富的同志常常幫他解圍。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有的幹部被詬病是「三門幹部」,被認為在執行上級規定時機械應對、生搬硬套,深層次原因在於上級部門還是強調事事留痕,以痕迹論英雄,以文件材料評判幹部,無形中會讓新下基層的幹部在「方法論」「政績觀」上出現偏差。

「三門幹部」「不接地氣」還集中體現在與群眾打交道時沒有周全考量群眾利益,不善於運用群眾語言,與群眾溝通時「卯不對榫」,有時甚至會激化矛盾。

全方位歷練,為「三門幹部」補課在校園學好了專業課,在工作中還要補上「實踐課」。中部某地組織系統的幹部建議,針對「三門幹部」,尤其是缺乏基層工作經驗的年輕幹部,要及時送到基層「蹲蹲苗」,讓「三門幹部」多面對面和群眾打交道。「只有真正『沉』下去,才能真正全方位地提升個人能力。」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三門幹部」基層頻頻「踩雷」,既與其自身「不接地氣」有關,也與上級部門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作風有關。

中部某省會城市黨委系統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一些年輕幹部安排到基層鍛煉后,卻頻頻被市直、縣直甚至省直部門借調、抽調,基本「安不下心來工作」。他在某偏遠縣安排鍛煉兩年時間,但實際上真正在鄉鎮工作的時間大約只有3個月。

「三門幹部」被認為「不接地氣」「不接地氣」是基層幹部群眾吐槽「三門幹部」最多的一點。

部分公務員從家門到校門,畢業后直接進了機關門,其間又缺少基層歷練,缺乏實踐經驗,被群眾稱為「三門幹部」。不少「三門幹部」由上級部門直接調任基層,但因工作方式不當、經驗不足,常常遭遇群眾質疑和非議。有的群眾甚至直呼:「三門幹部」干工作,實在受不了。

形式主義讓「三門幹部」「踩雷」「背鍋」

有的「三門幹部」,熱衷運用時髦技術,工作中盲目求新。中部某鎮幹部群眾反映,當地的鎮長是從上級機關轉任,此前並無基層工作經驗。在他的主導下,當地開始在村組裡試行手機打卡、手機平台登記、App巡查記錄等。不少村幹部和村民對此表示不習慣,大家更希望幹部到河邊、到路上、到田裡多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到哪裡都舉着個手機「到此一巡」,留痕的意義大於實際推動工作開展的意義。

武漢大學城市安全與社會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尚重生認為,在看到「三門幹部」參与基層治理經驗不足的同時,也要看到其知識儲備豐富、專業素養突出。要剎住上級部門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之風,更多地給予他們歷練、實幹的機會和空間,讓專業知識最大限度地轉化為處理基層問題的實際能力。(記者:梁建強 陽建)

也有受訪幹部直言,自己實際上是在為上級層層加碼的工作要求「背鍋」。「我們到基層去讓群眾填表,群眾以為是我們在走過場、搞形式主義,但實際上這是來自上級部門的要求。」一位從上級部門新派到基層扶貧的幹部介紹,有的上級部門是「以科研級標準要求村級幹部、讓中學生文化程度的人做研究生程度的題」。

從上級機關來到基層,才真切地感受到了基層工作的壓力巨大。一名原本在縣級職能部門工作的新任副鎮長介紹,之前的工作,更多是像「二傳手」,來自省、市要求的文件,直接轉到鄉鎮就可以了。「到了基層鄉鎮才發現,這裏就是各種文件、要求的彙集地。上面千把錘、下面一根釘,哪一項工作怠慢了都不行,只能是忙着趕進度。」

今日关键词:北京南四环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