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组首先从举报材料实名举报人入手-新闻日日睇
点击关闭

调查调查组-调查组首先从举报材料实名举报人入手-新闻日日睇

  • 时间: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2018年10月,台江區紀委監委連續收到兩份舉報材料,一封舉報信反映馬正坤在單位大搞「一言堂」,任人唯親,舉報人署名是該單位的15名幹部職工;另一份視頻材料是從單位內部監控視頻中截取的圖像,內容反映馬正坤違規收受他人禮品。

「嚴肅查處是關鍵,紀檢監察機關首先要有擔當。」福州市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表示,「對幹事擔當者,要旗幟鮮明地撐腰鼓勁;對誣告陷害者,要依規依紀依法予以嚴肅處理,讓誣告陷害者付出代價。」福州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黃平的問題還要從去年年末,他寄出的兩份舉報材料說起。

「我不該因一己私利,心理陰暗,不講政治規矩,政治品行惡劣、缺乏道德底線,在明知與事實不符的情況下,卻無中生有、誇大事實,幕後策劃指使,故意誣告他人。」調查結果水落石出后,台江區紀委監委第一時間到馬正坤所在的城管局召開全系統幹部會議,及時澄清事實,還馬正坤以清白。而黃平也在區城管系統黨員大會和幹部職工大會上,深刻檢討了自己的錯誤行為,當面向馬正坤道歉。

此外,福州市各縣區還通過開展警示教育,組織黨員幹部旁聽因誣告陷害被處罰的相關案件庭審活動,從思想教育入手,狠剎誣告之風,為清白乾事的幹部打造「護身符」。(中國紀檢監察報記者 楊心怡 通訊員 謝平 蔡欣萍)

「我沒有參与什麼舉報呀,不清楚為什麼舉報人中有我的名字。」

「我完全不知情,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嚴肅查處以外,源頭預防是關鍵。為此,福州市紀委監委堅持「勤加引導」,深入村鎮入戶開展下訪活動,引導群眾正確行使舉報權利,鼓勵實名舉報並提供必要的調查線索或證據,減少因沒有任何證據而產生誣告陷害的可能性。

2017年,福州市紀委首次向社會通報誣告陷害案例,嚴肅查處誣告者,為身處抗洪救災一線,卻被誣告擅離職守的閩清縣上蓮鄉幹部撐腰。其後,該市閩侯縣紀委為被誣告的某鎮鎮長劉某澄清事實,長樂區紀委監委在村級組織換屆中對受到不實反映的村幹部及時予以澄清正名……2019年5月,福州市紀委監委及時轉發福建省紀委監委出台的《福建省紀檢監察機關查處誣告陷害行為實施辦法(試行)》,嚴查誣告陷害,澄清不實舉報成為「常規動作」。

面對組織的嚴肅調查,其中三名協管員承認了自己參与舉報,並轉移監控設備、刪除監控記錄的事實。而刪除監控記錄的真實原因,居然是由於監控拍下了指使他們舉報的「幕後策劃者」製作舉報材料的畫面。為了掩蓋證據,他們便對監控視頻動起手腳。

近年來,在建設「新福州」的征程中,湧現出了一批敢闖敢試、擔當作為的黨員幹部。然而,擔當有時卻伴隨着風險。幹部在幹事創業過程中難免會觸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奶酪」,繼而遭受質疑甚至誣陷。

為了儘快查清真相,調查組首先從舉報材料實名舉報人入手,一一進行談話了解,但「舉報人」的表現卻令調查人員感到疑惑。

如何破除這種「多干多錯,少干少錯」的「洗碗效應」,化解一些黨員幹部「一隻手持劍、另一隻手拿盾」的後顧之憂?

這樣的情形在該市閩侯縣環境整治過程中也發生過。「多個鄉鎮環境整治工作正如火如荼進行,卻因清拆工作觸及違建人的利益,一些具體負責落實相關工作的城管執法隊員和當地村委會負責人便受到不實舉報。」閩侯縣一名紀檢監察幹部表示,「長此以往,幹部的積極性難免受到影響,幹事變得畏首畏尾。」

2019年2月,黃平受到撤銷黨內職務及政務撤職處分,其職級從副科級領導職務降為科員,並在全區通報。

隨着調查逐漸靠近真相,兩份舉報材料背後的「策劃者」也于同一時間被鎖定。這次舉報事件的始作俑者,竟是區城管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原大隊長黃平。

「這麼多幹部職工實名舉報,還有視頻證據,必須查清問題!」區紀委監委高度重視,立即成立調查組到區城管局進行查訪。與此同時,「局長被舉報」的小道消息也在該單位不脛而走,鬧得沸沸揚揚。

日前,福建省福州市紀委監委公開通報了3起誣告陷害他人典型案例。其中,福州市台江區城市管理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原大隊長黃平誣告陷害他人一案,引發輿論關注。

另一方面,調查組約談被舉報人馬正坤,核實其「違規收受他人禮品」問題。「對,我托老友幫忙買了點農作物特產,但是那天晚上我當場就把費用結清給他了呀。」針對馬正坤的回答,調查組一一向相關人員進行了求證,通過多方證據證詞,印證了馬正坤所言屬實。

「雖說清者自清,但一旦被舉報,別人難免覺得我是不是真有問題,造謠成本雖小,殺傷力卻很大。幸好組織及時幫我澄清,還了我一份清白。」在事情告一段落後,馬正坤如此坦言。

兩份「撲朔迷離」的舉報材料2018年年底,福州市台江區城市管理局局長馬正坤剛剛走馬上任,就被扣上了「一言堂」「受賄」的「帽子」。

是有人冒名舉報,還是另有隱情?帶着疑惑,調查組同步調取了城管局內部相關監控,以核實舉報信中附有的刻錄光盤和視頻截圖。然而,調查組卻發現監控記錄不知所終,監控設備的硬盤也被人更換,不知去向。

「馬局長平常為人挺好的,我怎麼可能舉報他?」

多措並舉為清白乾事幹部打造「護身符」

而他的擔憂,也正是不少基層幹部正在面臨的問題。

舉報者為一己私利惡意誣告原來,馬正坤上任后,十分重視履行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他通過調研走訪等形式,對單位廉政風險崗位進行摸排分析,並綜合大家意見,擬對個別長期處於廉政風險崗位上的人員進行調整。而黃平卻認為,調整方案沒有採納他個人的意見,「自己人」又被調整了,長此以往,自己在局裡的地位一定會受到影響。

僅僅為了一己之私,害怕人事調整動了自己權力範圍內的「奶酪」,黃平便心存不滿,想出了誣告陷害這個「招數」。他暗中指使大隊的3名協管員根據道聽途說,誇大渲染、捏造扭曲事實,編寫了一封舉報信。為了讓舉報信更加有「說服力」,他甚至在未告知當事人的情況下,冒用了該局15名幹部職工的名義來誣告。

……調查中,15名「舉報人」均表示未參与舉報。而調查人員根據談話情況發現,該單位幹部眼裡的馬正坤,雖然到任時間不長,但為人正直,工作敢闖敢拼。

「這裏面一定有『文章』!」憑藉著多年的辦案經驗,調查組人員意識到此事並不單純。「能對監控動手腳的,一定是城管局內部人員。」於是,調查組當機立斷,約談了城管大隊的多名協管員。

在黃平得知馬正坤托朋友買特產一事後,更是喜不自勝地搜羅「證據」,製作成視頻材料再次舉報。除此之外,黃平還在單位散播各種關於馬正坤的負面消息,將舉報材料濫發普發,企圖最大程度地損害馬正坤的聲譽。

今日关键词:富贵鸟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