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老人在采访不久-lol游戏名字-喀什新闻网
点击关闭

杭州采访-不少老人在采访不久-喀什新闻网

  • 时间:

被咬护士未见异常

譬如,有一位老人在講述1949年初,被保長叫去充當巡邏員,維護社會治安一事,他認為這是對新政權「有罪」。其實,那一段時期杭州城內社會管理「真空」,毛澤東主席也曾對前線的指揮者說,讓呂公望(名紳)維持一段治安。我用「作者注」的形式,將歷史資料附錄了上去,給予了正示。

不少老人在採訪不久,去世的也有,也使我感到「搶救性」的緊迫。所以,一聽到某位老人願意傾述,不管能不能成文,寧做無用功,先採訪記錄。如今,不少也有收錄本書的。

因為是「兼職」,我去外地採訪,往往一早飛出,晚上趕回。這一些採訪,不失精彩,但因為與杭州無關,沒有收入本書。不過,這一段經歷對我極有幫助,它要求每一次採訪必須一次性成功,對於訪談的切入點、思路,事先要準備充分。這也使得我後來的採訪,更為順暢,極少二次補訪。

不過,在採訪中,我也覺得這不應該僅僅只是一種實錄。不少的口述者因年代久遠,對歷史背景的掌握容易失誤;有的口述者因個人經歷的取向,不能很好地切入時代。這都需要在不違背表述的情況下,對歷史進行梳理、補充。

當然,以上並不是真正意義的口述體,對它的專註,也是偶然。當《杭州日報》「傾聽」欄推出不久,第一任編輯戎國彭給我一信,邀我加入主筆。因他的鼓勵,我寫了第一篇口述體《大三線》。因為對那一個時代,以及那一代工人對國家的無私奉獻,還有起伏的坎坷,我諳熟於心,寫得極應手。刊登后,反響較大。

本書的採訪,是在1998年起的步,因為老人的缺失,口述的時代,着重在了前六、七十年。能夠事無巨細地展示杭城一百年歷史的篇目,只佔五分之一強。但是,作為杭州的城市史研究,或許也會彌補一些文獻資料中所沒有的短缺,也能為社科人文的研究,提供一點正史以外的個人信史。

要說明的是,收入本書的篇目,並不是見報稿的照搬。在有了本書的寫作計劃后,我全身心做「減法」達半年之久,突出「百年杭州」的主題,突出親歷、親為者對城市和時代變遷的表述。尤其「改革開放」后,政治、經濟、社會與個人的變化,更為顯見。也有不少的口述,因為當時達不到「傾聽」欄的篇幅要求,第一次在本書見諸文字。有的口述,是應其他組織采寫后留存的,在徵得同意后,也收集在了此書。

《百人口中的百年杭州》曹曉波/著杭州出版社2019年10月曹曉波《百人口中的百年杭州》,是一套兩本始於1998年的杭州人訪談集。當時的寫作目的,只是想做一些城市的記憶。那時候,杭城的變化很大,經常能聽到某某街坊或者某某巷子將被改造,也包括某些建築的消失。對於它們的往事,我一時有過鉤沉的衝動。

今日关键词:泰国全国实施宵禁